当我站在一条长长的
弯曲的隧道里
不动如山
我的危险将撑破
薄薄的透明的
它的绝壁

 

我快要忘记了
我家门口那条河
没有船只渡我
对岸青草长得比树都高
后来我长得比青草都高
那次失足坠落后我成人了
摸清污浊
唯独没有鱼,对
青草枯了纷纷倒下
我想起我是一个船夫的前世
那时我家在一条河上

  1

午睡梦中一则自话


我一生单枝上
曝开水珠,附着
转述庸常进程
眼动期快快拾遗
历史用凡俗归纳凡俗
夫子梦要醒
任他莫测个两三刻钟

  1

阳朔日记

最后一日

北海日记


1.

青瓦在青山中匿迹,而它的主人还没有从冬眠中苏醒,伏夏就着雾雨,洒在瓷盘般湿润光滑的土地上,广西早就自恃为江南了吧。

这是开往雷州半岛以西大陆之内最南部的海港城市——北海的一辆列车,尽管他叫北海,尽管北海可能是海之北的倒装,也许是由更南部的海南人完成命名。从桂东北向西南经首府南宁折向东南,车在南宁东站调了个头,像切蛋糕的刀,这一刀切过去,又一刀,滑腻甜蜜的广西几乎被平分两半,直到刀尖划进北部湾的海水。

刀光之后是夜色茫茫,滴滴司机开得很快,也没有理由不快,在这个广西最小的城市里,路修的大气,土地和海一样是不要钱的。摇下车窗必然让海风吹到车厢里,温润,毫不收...

  1

阳朔日记

倒数第二日


络腮大胡子的老外坐在落地窗边,看上去就像照片上年轻时候的列夫托尔斯泰或者普希金,而他面前的亮着logo的苹果笔记本,一定是那本大部头的《战争与和平》或者是“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走进了看,电脑旁一个盒子塞满了闪迪的储存卡。

最后一单是浩志点的一个果盘,他对芒果过敏,小五削了猕猴桃进去,我把苹果梨香蕉橙子切好了端过去,猕猴桃和橙子堆在最上头。浩志多要一个餐叉好与Stone分食。这是上午唯一让我觉得快乐的事了。

太阳越来愈大。二狗快走到阳朔公园了。

12点小五开始收拾厨房,之后和蛋蛋阿浩去大村门那家恭城油茶吃中饭,我仍旧没记得路。然后我喝了六碗油茶,也许只有第一碗放了盐,也许...

  1

阳朔日记

第二十七日

总体而言,中午十二点阳朔外语实验中学广播喇叭传出的歌声和两个半小时之后的音乐以及紧跟着的铃声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前者是尘埃落定的空旷随风再起;后者预示着无休止的关于夏天的愤怒在越来越斜的午后阳光里周而复始。而竹叶在风里沙沙的摩擦,是中午菜下油锅的声音带着世俗的香味。

  1

阳朔日记

第二十六日


因为三联的一篇文章,和小五争论。小五的点在于同性恋是基因取向,我的点在性别认知。我俩根本没说到一块去,因为我看来同性恋根本不是问题。当然同性恋地位的提高,是由那些真正懂得自由何意的先辈不懈的努力得来的,现在享其成的却仍然觉得有人要迫害他们。他们最大的障碍只可能是他们的家人,而不是将反歧视口号印在T恤上展示给的那些毫不知情的路人,甚至是展示给自己,感动自己。在这一个后天选择的问题上,你只需要握紧你的权利就足够了,而不是过度渲染别人的恶劣。选择,和发表观点,都是基本权利,没有谁比谁高尚,而且生活已经很难了,真没人关心你昨天说了什么,没人关心和你吃饭接吻睡觉的是男是女。

当然,愚...

  1 1

阳朔日记

第二十五日


老外的胡臭,仿佛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靠身体散发气味,划清界限,趋避攻击。也不好说,这样的能力,是尚未退化还是尚未进化。

烧烤是一种返祖文化,将食材用铁串或木串连接起来,是模仿了动物的骨头。

佐料是愚蠢的,有改善嗅觉和味觉的作用,但其原意是为了防腐:延缓我们对“腐坏“的敏感。这俩种,恐怕都有自欺的成分。

不加佐料是愚昧的,譬如有些时候我看“手抓羊肉”的态度。我们的祖先用什么调味呢?当然是食之原貌,甚至都不拔毛。

香料有审美等级。比如“辣”就在稍低的层次,“辛”就比较高级——为什么用“辛香”这个词。

我杀死了一只蜻蜓,并没有直接杀死他,而是捏住他的翅膀,又松开他,两只膀...

  1

阳朔日记

第二十四

空和满都是最佳状态,之外一种就是半瓶子晃荡了。空,便无所顾虑,对于新的,都一视同仁。满,便超然,无所谓,也无所畏,一举一动一言,都是饱满的,处于并将长期处与美好的,临界释放的状态。半满不满半空不空,是继续盛着,还是倒掉重来?
一个空杯,期待装满,一个满杯,期待被喝下,一个半杯,他是没有主人的,新的客人来了,让服务员过来收拾,里面剩下的,它倒进的那个管子,叫下水管,下水是喂猪狗的。
半杯,好好的东西,怎么就只有这样的命运了呢?猪狗又怎么了呢?
没了,空了,新了,期待被选中,装满。
痛苦。
除了跑步之外,再没有激烈的呼吸了。

  1

阳朔日记

第二十三日


如果要忽略某一天的话,就是今天了,情有可原。

给予以下几个关键词,若我想回忆起什么,可以依循:

越南凉鞋,泳池,小黑板,猪蹄,蛋糕,皮蛋,椰树椰汁,阿萨姆,《湮灭》。


  1

阳朔日记

第二十二日


雷平阳确实厉害,他的诗我能看得下去,他也一直在教我,赋予普遍的非生物以生命,赋予普遍的生命以意象,赋予普遍的意象以话语权。非典型的形容往往投出本质的影子,往往影子斜着,但又想得出它堂堂正正的仪容。不过我这种干啥都没天赋的人,读读别人的诗,看看别人拍的照片,遇到好的,惊讶一下,痛彻一会儿,也就心满意足了。

上午,精神不好,因为整夜长梦,梦到小学喜欢的女生和四年前喜欢的女生,她们一起,走在我的前方,我追赶的方向,回头嘲笑我,脸上却是宠溺。大概是我因为不够决绝而后悔莫及的潜意识在作用。我在想,四年前喜欢的女生,她大概无论如何不会觉得我是喜欢她而不是喜欢我看起来喜欢的那个被广而告之...

  1

阳朔日记

第二十一天


即使巴萨输了,生活也要继续。足球无关生死,我可去你妈的吧,西甲欧冠我是都不会看了,等毛子的世界杯吧。

真正在生活里面讨生活的人,是不能好好说话的,多呓语,多琐碎之寒暄,不连贯也无甚逻辑,语气都要语气词来抒发,词不达意啊。

今天果然早起了,一夜梦无痕,清醒过来,洗澡洗了头,抹成奶奶灰。下楼时,每一层伴着无力感逐步减轻,走在街上闻到市井之味,施工的房子里传出一股阴霾陈谷气,我记不起这曾经是哪里的味道,也无法形容它,说他是什么和什么什么的混合,大概是,勇敢的味道,木头的味道,妄言了,只是立马联想了西昌。漓江就变成了邛海。

上午有个穿阿尔克马尔球衣的荷兰人来点餐,我一眼看出来,...

  1

阳朔日记

第二十日


今天周二休息,早上很早醒了没赖床,穿着短裤下楼,有点冷,看了会书饿了,还是走路去吃羊肉粉,戴记蒸饺加个蛋。和老杨打招呼,还有红帽水果哥。

下午去旧县绕了一圈,五蛋浩老曼。回来去桑莫那喝茶,然后买了鸡蛋仔,去吃火锅,听名字我还以为是卤菜,哎,今天吃了好多啊,就这样吧。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突然想起来蛋蛋从龙岩带回来的糕点我还没尝,哎,明天再说吧,哎,今天吃了好多啊。真是简单又有点悲伤的一天。但愿明天也不赖床,早上我要去吃对河渔家的米粉,算了还是羊肉粉戴记蒸饺加个蛋吧。

  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