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二日。


      这空气,见效真快。我觉得肺癌都能被治愈,由此可以多抽两支真龙了。

      游泳池的水波也治愈。头天晚上吃了椿记一整盘炒饭和猪手汤。猪手,猪脚,猪蹄,三种称谓,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生活文化中:诉说了同一样物体。

      小五结账时“执意”:椿记今天的服务有失水准,并且约定的优惠价格也没有主动给出。但小五毫无发脾气训斥的意思,只是较真,让我觉得应该这样对待生活,应该去长沙南站,去那家坑了我一块钱的麦当劳店里讨一回说法。

      温柔与刀剑,抚摸和切割。

      读雷平阳的《杀狗的过程》,一首叙事诗,写满狗的痛苦和人类的恍然,又说这是唯一的杀狗的方式,又写满了人的怜悯,在缺乏安乐死的地方,这样的一种怜悯。读了数遍,每一遍都是同样的心如刀割。但整夜无噩梦,亦觉得恍然。

      早晨醒来跟阿浩在洗漱台见到,打招呼,他也是恍然的。在阳朔也应该是恍然的。生活既是如此恍然一样才好。有诗为证:

      午睡梦田,醒来,寂静如恍然

      鸟鸣,人的谈笑和叹息,粗糙的发动机着了火的恍然

      狭隘的橡胶轮胎和水泥地摩擦

      打无垠的鼾

      下楼,买菜

      骑一辆残废摩托,1150元,换过轮胎和点火器

      低矮的小楼在街道上退去

      光与阴影被连续的,温柔的

      分配

      给那些忽然就温暖,忽然又凉到心脾的

      空气

      坐到后院看书,依旧恍然

      忍不住,老动喝啤酒的心思

      精神抖擞不来一杯酒呷着

      又是虚度似了的恍然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