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死么

山只能看清一个边

粗糙的面部不长眼睛

也或许,长在背面

好与江里流水偷情啊

夜晚叫卖,兜售它的夹克衫

撕开拉链

光泻出

江水摸清了山眼的深邃,猜测那光

不是礼花

就是闪电

就是一些离群的萤火虫

最后的重逢

但,最终是

探照灯

救援队刚刚出发

江面飘起了人形

一具美的肉体逃不过浮肿

一个英雄的主义逃不出泯泯

船里的人扣押了江流

害羞的喊道同时敲击着船帮

“人在我们这,给钱,三万六千元。”

我合上拉链

冷风吹山,冻得直流泪


                             2018.3.24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