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四日。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肥。但仍穿得了32码牛仔裤,我想待我220斤的时候,这条裤子还是完美合适我。是被什么麻痹的呢?我不知道,大概是棉布的弹性上限很大,对自己的容忍上限也很大。

      小五上午的生意很好,我跑来跑去,头皮汗出油,得一天一洗才行了。下午也卖出很多蛋糕,她今天赚了很不少钱啊,净的四百块有了吧。我跟着瞎忙瞎快活,觉得像我也赚了不少钱似的。我佩服那些心里有盘棋的人,棋谱摆好,就按格子下棋子儿,有模有样,亦步亦趋也罢,总是向前的,朝着将帅去了。我就不行,只会发牢骚。闲的也帮那些棋王棋圣发发牢骚。所以他们有时候也感谢我。鸿鹄又怎知燕雀之志?怎知?不屑的!

      这第一周一部电影没了,咖啡也没捞着一杯。一根烟,一杯咖啡,一部电影。昏暗暗的环境,一个人细细的看,细细的想。总能想到点不一样的。但是我现在人多的地方,人一多,就乱了,想的全是浮夸的东西,到哪儿能真正一个人呢。你想啊,到哪你都要回到人多的地方,这样一想就绝望了。

      所以很多人喜欢狂欢啊。

      我喜欢一觉到天亮,或者午睡,一觉醒来如换天地,不知何年何月谁家的床。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