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十一日


      情绪每日都跌跌撞撞,每日都是如此。想必是白天缩小而盲目的瞳孔,在夜里才显得出明亮而有方向吧。

      晚上气温也是低一些的,油门加大会更明显,风驰电掣般对夏天唯恐避之不及。

      上午给广州的酒店打电话,问他们眼镜的事。他们说有啊,确实捡到了一副老花镜。老花镜?那没错了就是我的。挂了电话心情因此好点了。

      继续读阿城,太有趣了。

      又读雷平阳《山水课》。想摘几句诗写过来的,想来想去,哎。

      “狗”

      晚上去看头号玩家,记得的有一句台词:Thanks playing my game。long live 斯皮尔伯格。

  2
 
评论
热度(2)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