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十五日


      水果摊老板说明天要去扫墓,不远,上面一点。“今天要不要多买一点?明天不出生意了。”肥子螺丝粉的老板娘以为我是游客。“螺蛳粉要大份小份?”我以为他是良心商家,不止是味道好的缘故。“大份,大份。”“微辣,打包。”我用普通话重复了三遍。我给了她20块,等着她找钱。“有没有两块零钱?”我以为她是良心商家,不止是味道好的缘故,即使价格可以比别家高一点。我以为我是良心顾客。她收了我12块。问小五。小五说多收了5块。我便不想说话了。我需要时间,逆转我的认知,惯性思维。愤怒,不堪,甚至悔恨,通常是打包一起的。

      狂风大作的时候,好像是末日,我们挪到了外面。喝葡萄酒,那是我们在狂风大作里,可以展现的一种卓尔不凡的悠然。在躺椅上舒展筋骨。连狂风都想收集。在屋里,吊扇暗暗的转着,风在水泥地上逐层散开。我盯着电视机。有两只球队的较量,刚要开始,那是我90分钟的希望。

      从2006年的中考结束的夏天开始,特别是夏天。每次90分钟,都使我觉得夜晚漫长而美好。和两三个老朋友一起的话,风就更温煦而使人寒战了,那种舒服的寒战。我看到屏幕上,两个队徽放大,散开,跳出屏幕外的时候,生疏已久的寒战就又回来了。仿佛是生命婉转,颤抖的告别。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