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十九日


三点从梦中被叫醒。去上厕所,尿了很久,室友在我之前已经去尿了,尿到我结束还没回来。

梦里是值机,轮到我的时候,机场他们却下班了,怎样沟通都不见效。所以睡着后梦到藤次郎,就是每天都用来切水果的那把,没有杀人,或是杀了人却记不起来,再梦到手机被偷,六点多醒过来,在拖鞋边找到手机。

去娄氏拿吐司,早餐是羊杂米粉,加了一份羊肉,外加戴记买的卤蛋一枚。一共十五元。如浩志阿栋所说,羊肉粉老板确实比老板娘厚道多也精明多了,羊肉是薄薄的却铺满的状态,老板娘是根本毫不掩饰她的吝啬,今天羊肉给的足,我就没夹他多少酸白菜求够本儿,迅速吃完去拿吐司,又去戴记打包了一个馄炖一个蛋给小五,回来的时候碰到昨天点餐的一个胖胖的可爱的老外,想打招呼,因为觉得面熟,后来想起是,西蒙佩吉。蛋后来还是我吃的。

有些非英语国家的口音,我就更难听懂了,他们的中文,还要难。

今天太阳出来,温度回升,游泳池边挤满了比基尼妹子,他们下泳池是为了擦干了躺好晒太阳,毕竟对自己的肤色有成见,PC?

游泳池在换水,咕嘟哗啦。

老曼要量后院的长度。

想了下,离去平乐吃油茶已经过去一周时间了。

离兰州吃面已经过去三年多了。

头汤面的滋味和格拉条一样清晰。

油茶就是辛有余,辣不足,对我这种重口味差点就是毫无滋味,只有辛香,可是还想吃,倒不是为了油茶,只是为了骑个破摩托,绕着漓江和风赛车。

桂香小炒,空心菜,青椒,茄子。三十七元。比平乐油茶多一元。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