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二十四


空和满都是最佳状态,之外一种就是半瓶子晃荡了。空,便无所顾虑,对于新的,都一视同仁。满,便超然,无所谓,也无所畏,一举一动一言,都是饱满的,处于并将长期处与美好的,临界释放的状态。半满不满半空不空,是继续盛着,还是倒掉重来?
一个空杯,期待装满,一个满杯,期待被喝下,一个半杯,他是没有主人的,新的客人来了,让服务员过来收拾,里面剩下的,它倒进的那个管子,叫下水管,下水是喂猪狗的。
半杯,好好的东西,怎么就只有这样的命运了呢?猪狗又怎么了呢?
没了,空了,新了,期待被选中,装满。
痛苦。
除了跑步之外,再没有激烈的呼吸了。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