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人总是能看透爱情的狭隘和虚伪,然后仍然毫无顾虑去寻求爱情里的忘我。马尔克斯大概是这样的人,至少他创造了这样的人。在我看来,其实这并不矛盾,因为狭隘和虚伪根本就是爱情的本质,你总不能说狭隘是狭隘的,虚伪是虚伪的吧?矛盾的是,爱情里的我们越是狭隘和虚伪,越是鄙夷狭隘和虚伪,全然忘了狭隘和虚伪其实是自己的心魔,而没有人能强大到战胜它。最好的办法是not at all frightened——真正的毫无畏惧的去爱。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