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五日。

      到饭点儿,饿了吧?打招呼,吃了没?早起排遗,回忆昨天晚上吃了啥。

      于是日常的活着,每天都需要付诸关心的,就只有吃,买什么吃做什么吃去哪里吃。只有摄取能量才能续命,美食能给予最基本的快乐,又是最易得的。穷人多肥胖,因为碳水化合物最便宜。脂肪本身反而少长成脂肪。

      有个作家说过:“不吃油腻的东西,身体保持清洁,不吃过量的食物。”但又没人证明嘴上的油腻会转化到心里的油腻。心脏也不会得结石病。

      中午吃了油茶,骑摩托找到那个小巷子,恭城油茶,路过阳朔公园后门,一条谧静的小路,小五说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条路,这话说了三次,我还是有点记不住。有一次我说,这条路像大理。而我从来都没到过大理。所以应该说,这条路像我没走过的路。没走过的路都感性,就像不让你爱的姑娘都性感。小五说以上都是误会,误会。

      一起吃油茶的还有Miki和阿福,他们是一对儿,日常会去攀岩的人,“攀岩的人”,我没打标签啊。岩是阳朔周边的山岩,碧脆的山体上秃了一块,长得不高却有一副长的很高的姿态,像是一条连绵的山脉,只裁取了高耸的山尖,并非Grand Canyon那种岩。早餐午饭后去攀岩成了一种优化过的消食的方式方法。以上都是我的臆想,因为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我想到电影《127hours》。

      Miki其实是个翻译家,她和讲汉语的聊天用汉语,讲完再翻译成英文讲给阿福,和阿福聊天用英语,有时候再翻译成汉语给我们复述一遍。阿福就竖着耳朵萌萌哒的听,互相乐此不疲。

      油茶吃多了有些困,这会儿准备去睡个午觉。因为晚上想攒些精神看《星际穿越》。想起Hans Zimmer那旧而不衰的宽广的配乐,就觉得永远不远了。Hans Zimmer和阿福都是德国人。Miki在学德语,问她,德国怎么发音?“Deutsch”。德国意志。

      这个发音读出来就有一股暴虐的意思。

      下午,阿浩和蛋蛋养的猫唔比丢了。

      唔比被一条狗追到田里,田里杂草丛生,刚下过雨,水漫到小路上,小路很窄,两边都是陷阱。唔比晚上要在哪睡觉呢?我们要怎么向他妈的上帝祈祷呢?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