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六日


      唔比暂时没有消息。

      黑暗给了维度上的错觉,田和山,在太阳下,一眼就能望尽,但昨天夜里那种深和远,好像不是这样的。狗追着她跑下去,小径上长着野油菜,蚂蚁正在裸着的石头上爬,其他的花草植物我都喊不上名字。但唔比的名字却一再出现在田地的某处。

      也许不是一次险情呢?也许,只是唔比的一次嬉闹和玩笑呢?漓江边山都矮,以唔比的机敏,进山当个山大王绰绰有余了。

      下午和小五骑车去遇龙河,来回曲折的小山坡路,景物伴着风,斑驳的树影,证明了这是南部之春,时有北方夏天的意象。

      阳朔春秋冬天气一直宜人,但到六月份会潮闷起来,漫长的夏天就提前开始,漫长得使人陡生绝望。夏秋冬三季里,又属秋最有希望,最有永恒之感。你看,秋后面可是紧跟着完整的冬和春啊。漫长有漫长的美好。

      绕道回城里,经过月亮山蝴蝶泉,某些花草树散出的洗衣粉似的香味挥之不去,我迎着风狂嗅,恨不得是狗鼻子,但这香味刚刚好,狗鼻子闻得太细微,反而会过。小五说是柚子花的味道,而且也不是香味,因为过于浓郁,可以算是恶臭了。emmm。

      到底是什么树开的什么花,这种事情我还是不要执意啦。就算具名,还不是人类强加的具名?那些树和花心里,把自己当成什么,也许远超人类的认知呢。

      在遇龙河边,有小五说的一棵树,一棵孤树,根似龙爪,枝叶如斗大的天,洪水淹没农田,冲毁道路,这棵树还在,但是更孤独了。需要偶尔来个人靠着树桩小憩。

      我吓跑了一头牛,趟着水跑了。

      晚上蛋蛋和阿浩又下到田里,喊唔比的名字。

      给我名字,便是我父母。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