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日记

 第十日



      今天觉得广州太棒了。

      去吃点都德, 没吃过那么好吃的鸡爪,其他的一般了,艇仔粥还不错,炖的极像浆糊,也看的清一粒一粒的惨状。

      广州棒在哪儿呢?这会儿又忘记了。

      下午回阳朔,高铁站的顺风车拼了一个游客,我在那儿跟前装阳朔人。司机一直放他自己录的歌,古老high曲。晕车。

      到了东院发现眼镜可能丢在广州的酒店了,打了酒店电话说第二天才能知道。

      唔比还是没有回来。Mandy说阿浩今天又出去找了好几次。

      蛋蛋瘫在沙发上。

     

  1
 
评论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