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这辈子第一次剃毛是在注射安乐死的时候。

医生说:“没有血。”“都流干了。”

小黑眨着眼,一声不吭。但我里耳朵里都是他哀嚎的声音。

他被殴打,割喉。一个月的阴雨都结束了。

药水最终打进他身体的时候,他抽搐起来,四肢僵硬地挣扎。

这也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反抗。

这辈子他只活了100天。

他死于一场表演。

我的鲁莽没有救活他。
我的懦弱让我放弃了他。我现在相信,他本还可以继续活着。无论是用哪一种痛苦的方式。

  1 9
 
评论(9)
热度(1)

© 何童 | Powered by LOFTER